香港 FinTech 急起直追(下)

| 陳裕邦 | 29-02-2016 08:39 | |
香港 FinTech 急起直追(下)

陳家強盛讚當地的大小企業均擁有環球視野,也願意突破固有傳統。目前瑞典經濟多以科技產業為主,香港則專攻金融服務業,雙方無疑是極佳的配合。他指若要提升水平,必須保持開放的思維,業界與政府之間有很大的合作、發展與討論空間。今年初,特首發表的施政報告,公布預留 20 億元成立「創科創投基金」,並將以配對形式,與私人風險投資基金,共同投資於本地的創科初創企業,陳家強表示這對扶助 FinTech 發展十分有利。

政策未見友善

在過去 5 至 10 年,FinTech 已大幅度改變環球經濟格局,香港近年的創業風氣熾熱,全民盲目投入程度甚至令業界感到擔心。固中核心問題是:金融及創新科技業界有沒有認清 FinTech 在香港有何發展方向?它會否是傳統銀行業的大敵?或者現有法律對於大部分科技創業者或手機應用來說,是否屬「友善」政策?

熱爆全球的叫車程式優步(Uber),竟然在本港被執法與施法部門突然窮追猛打,也許會成為世界各大學商學院中的案例之一;也足證無論創業規模大與小,涉及 FinTech 的應用皆有可能一夕間,由受寵品牌變成為當地政府的假想敵人。FinTech Hong Kong 創辦人 Janos Barberis 認為,環球各地的法規都有異,令不同的 FinTech 應用未能一劍走天涯。他認為香港擁有地理優勢,並預期與有關的身分認證科技的 FinTech 應用,會有最大的發展空間。

香港 FinTech 急起直追(下)
鍾偉強(左)預期 2016 年是香港發展 FinTech 的轉捩點。旁為 Janos Barberis。

香港 FinTech 急起直追(下)
一河之隔的深圳,早就在多方面實現手機支付服務,香港在這方面只是剛起步。

問及 FinTech 企業與金融機構的關係,Janos Barberis 認為,後者被無數法規「綁架」,一旦另一個金融危機或經濟動盪來臨,他個人認為會倒下的將會是傳統銀行企業;相反地早已整合 FinTech 公司的營運自由度較大,生存方式與彈性亦較高。換而言之,FinTech 不但能改變一般網民的生活方式的,更有可能催生新一輪經濟勢力洗牌的情況。

 

牌照非最重要

香港傳統金融服務發展十分成熟,業者懂得如何提供服務,同時穩健地賺取利潤。時為數碼港技術總監,獲委任將於 3 月出任創科局副局長的鍾偉強指出,本地 FinTech 未來會有兩大分類,分別是照顧傳統的金融支付服務,另一方面就是創新金融服務。他認同在 1997 年推出的八達通屬於「有頭威,無尾陣」,惟他預期 2016 年會成為本地發展 FinTech 相關科技的轉捩點,有信心香港將會成為世界另一個最先進的「無現金交易」城市。

談及本港法例會否成為 FinTech 甚至是創業公司的絆腳石,鍾偉強透露自己 90 年代在微軟工作之時,該公司內部曾考慮申請銀行牌照,以便日後推出新服務時減少阻力,不過最終沒有成事。時移世易下,現時即使有能力向政府申請金融服務牌照,也不是路路暢通的憑證。他指出,在美國部分城市中,也會有 FinTech 服務企業毋須申請銀行牌照的情況,原因是用戶並不在乎營運商是否持牌人士,他們只着眼於合適的服務水平。

總 結:本港終見起步

經多年爭取後,創新及科技局終於在今年 3 月正式埋班,具備真正國際科技企業技術工作背景的鍾偉強,亦會成為新任創科局副局長,不少業界人士對他寄望甚殷。香港 FinTech 落後的局面,在業界與政府多方配合之下,有望衝出一條生路。

Photo:經濟日報圖片庫
Source:ezone.hk

Page 1 of 15